首页 >> 精彩推荐 >>默认分类 >> 她卧底红灯区2年,结果惨不忍睹:愚蠢和病一样,都是会传染的
详细内容

她卧底红灯区2年,结果惨不忍睹:愚蠢和病一样,都是会传染的

时间:2020-10-05     【转载】   来自:搜狐网   阅读

文 | 周冲

来源 | 周冲的影像声色

01

09年,参加一个笔会。

会上有人说,有一个不知名女诗人。有几分姿色和才气的。有一天突发奇想要体验生活,去红灯区卧底,想看底层女性的挣扎,到底是怎样的。

后来就再也没出来了。

没出来的原因,是因为她长时间浸染于风月,耳边充斥着房中术、隐秘技巧和心机算计,又深陷于挣快钱的满足,一发不可收拾。

她一呆就是2年。唯一变的,也不过是从一个场,跳到另一个场,早已不是从前那个“只以尺素写清风”的才女了。

大家都很遗憾。

觉得她挣了钱,却毁了心。

原本是一个多么好的女人啊!笔会里,就有两个男人,或明或暗地喜欢她。

一个说:她把我从前的孤独写尽了。现在,我的孤独,都因她而起。

另一个说:那是竹子一般的女人,内藏着风声。

可惜,风声很快就变成了管弦丝乐,变成了喘息呻吟。

怪谁呢?

似乎都是咎由自取。

写作是清苦的,苦心孤诣地写完一篇稿,发在报纸上,不过30-50块钱,发在刊物上,也不过100-300块。加上发表很难。大多数时候,稿子石沉大海,只能用以自我满足。

比之于这种“贫苦”的生计,躺着赚钱,多快好省。

只是世间从没只赚不赔的买卖。

再后来,她得了病,流了产,做过第三者,也被当街痛打过,甚至被人闯进酒店房门,拍了照,寄给她的亲友。

她狼狈不堪,再也抬不起头。

抬不起头,她就干脆不抬头。

一年后,她爱上一个人,砸上很多钱去讨好,像其他人对待她一样。几经折腾,钱所剩无几,日子过得一塌糊涂。

字当然是不再写了。

她发在qq空间里的感慨,又酸又作,无法卒读。

有人说,唉,毁了!

02

环境的力量是惊人的。

你以为外界的人与事,都与自己没关系,只要“躲进小楼成一统”,就无须“管它春夏与秋冬”。

但实际上,它能以春风潜入夜、润物细无声的方式,改变着环境中的甲乙丙丁,张三李四。

女诗人是这样。

其他人也是一样。

2009年末,慕容雪村为揭开传销的丑恶与可怕,孤身入阵,卧底传销窝,打探这个罪恶集团的秘密。

出发之前,他已经抱了必死之心,写下遗书,安排好后事,潜入上饶传销窝,在里面呆了将近一个月。

“我叫郝群,山东人,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,毕业后当过中学教师,后来经商,卖过化妆品,卖过服装,搞过培训,开过广告公司......”

这是他编的一套说辞。

凭借这套说辞,几乎没有人怀疑他。

只是,他自己充满提防,也心怀不屑。这种不屑,来自于他对自己的自信:作为中国知名知识分子,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儿对付我,你们未免太自信了!

是啊,论学识,他阅读量惊人。

论见地,他是意见领袖。

谁能洗他的脑?!

可惜事实是,他就是差点儿相信了。

窝点负责人和他对话后,猜到他有来头,拉着他到处上课,请“老师”轮番来洗脑,不让他有片刻空闲。

如此一来,他接收到的信息,只来自一个渠道,只有一种声音。

而他们又剥夺了他反思的空间和时间。只要他独处,就会有人进来,和他说话上课,强化他的认知。

当荒诞的理念,被反复一千遍——

当身边所有人,都对此毫不怀疑——

当一无所有的人,都对“发财梦”充满狂热——

再坚强的人也会动摇,再荒谬的事也会变成真理。

20多天以后,慕容雪村的自信被打垮了。

他开始想:他们说得这么肯定,会不会真有其事。

于是渐渐动摇。

在《中国,少了一味药》中,他说:只要假以时日,把我终日浸泡在谎言之中,听的全是歪理邪说,见的全是职业说谎家,我肯定也会相信。如果时间够长,在这个完全与世隔绝的谎言之国,我肯定也会变成一个狂热的传销徒。

03

再强大的内心,再清醒的人,也经不住整个环境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渗透。

因为,人都是恐惧孤独的。

自绝于人群,没几个人能做到。

毕竟,一个人面对世界,太渺小,也太危险了。我们渴望拥有更强大的资源,和更多的伙伴。我们渴望融入集体,不成为异己。

这种融入的过程,就是消解自我,接纳外在的过程。

你会在这个过程中,暗示自己向他人靠拢,和族群同步。

于是产生认同。

我有南方的朋友,对生吃大蒜排斥至极。

他说:“太吓人了。让我吃大蒜,不如让我死。”

可到了北方一年后,他在餐桌前非常熟练地剥开生蒜,大嚼特嚼,津津有味。

还有一个熟人,80后,文艺青年。

崇尚一生只爱一个人,一生也只睡一个人。

但2015年时,他去了一家企业做工程,天天应酬,夜夜笙歌,醉生梦死。

开始时,他只是陪同和买单,拒绝一起参与。

但后来就自然而然,甚至主动为之了。

半年后,因为与不同的夜场女交往得太多,染了性病,久治不愈。

《胜者即是正义》里,古美门说:“习惯是会传染的。”

古美门一向有着残酷的准确。这一次,也不例外。

习惯是真的会传染。如同病菌会传染,流言会传染,瘟疫会传染一样。

当你置身于一堆嗜杀者之中,你也会变得邪恶。

当你与君子为伍,你也会不断完善自身。

东方有一个寓言,讲一个村子里,人们以臭为香,逐臭而生。

有一天,一个正常人误入村子,被臭得快要窒息。

但村里人反而觉得,新来的人太臭,得往他身上泼粪,扔垃圾,才让他“气味好一点”。

奇怪的事情发生在一年以后。

一年后,这个外来者变了,他对异味安之若素,甚至觉得,这才是“香”。

寓言当然不可考。

但寓言也隐晦地告诉我们,很大机率上,你身处于什么地方,就会长为什么人。

因此,孟母才三迁,《欢乐颂》里的女孩们,才不顾一切地要去上海,《北京女子图鉴》、《东京女子图鉴》里的女性,才拼尽全力,不断努力,要在最繁华也最文明的都市扎根。

因为,那里不仅有更自由的市场,还有更自由的人。

这样的环境,是我们的成长之本。

04

何帆写过一篇文章,叫《贫穷会传染,富裕也会传染》。

其中说到,贫民区的孩子,成长会难上加难。

因为,周围人都胸无大志,你可能也会做一天和尚,撞一天钟。

如果你哪天心血来潮,想做点什么,但不知道从哪里做起。

想创造一点什么,不知道从哪买材料,去哪里推广,和谁合作。

于是陷入“贫困陷阱”。

但如果你身在富人区,身边人非富即贵,就非常好办事儿。

比如,你想把做一个劳务共享平台,在聚会上,把点子一说,大家觉得不错,就开始为你引荐资源。

“我认识一个做技术的,可以帮你引荐。”

“我认识一家劳务公司总裁,你们可以谈谈。”

就这样,你的点子,就成为了现实。

也因为种种正向激励,你会越来越积极,越来越主动,继而离成功越来越近。

何帆说得好,想要成功,就得跟成功的人在一起。成功的人在一起,会更加成功。

同理,失败是失败之父,堕落是堕落之母,平庸是平庸之师,无能是无能之源,无耻是无耻之友,恶毒是恶毒之榜样,懒惰是懒惰之楷模......

你想成为什么人,就去什么地方。

你想拥有什么品质,就靠近什么人。

一个朋友说过,我之所以努力,就是为了可以选择更好的环境生存。

所以,去彼岸!

去多元的、丰富的、包容的、自由的......环境里,安放你的肉身,也安放你的灵魂。

或许,在靠近理想的地方,我们无法步步春风,一路奇迹,但至少,你不会步步深陷,动弹不得。

Ben Casnoch说得好,你的周围,正以难以察觉的方式改变着你。

就像河床改变河流。

土壤改变树。

信仰改变一个人。

* 作者:周冲,2015年离开体制,放弃公职,从事自由写作。出版《我更喜欢努力的自己》等多部畅销书。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“周冲的影像声色”(zhouchong2017),这是一个文艺而理性的公众号,以文艺的笔调,以理性的思维,剖析人间事与人间情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
正法雷雨

手机站

公众平台

邮箱:1572589838@qq.com

技术支持: 富智科技 | 管理登录